欢迎访问芜湖飞腾铜业有限公司官网! 2024年03月05日 06:25简体中文 | English
  •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行业动态
  • 当前位置 : 首页 > 行业动态
  • 印尼矿业“蜕变”
  •       2021年11月初,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表示,印尼正计划禁止所有原材料商品的出口,以吸引对陆上资源加工的投资并创造就业机会。目前印尼已禁止出口镍、锡和铜等未加工矿石,以鼓励下游产业,包括生产电动汽车电池和铝工业等。佐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政府目前正在对其他商品的下游进行研究,长期目标是不再只销售原材料。从目前情况看,印尼矿业已经发生了初步“蜕变”,主要表现在镍行业。

          2014年至今印尼的镍矿出口相关政策变迁

          2014年1月12日,镍原矿出口禁令在印尼正式生效,禁令规定,在印尼采矿的企业必须在当地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该禁令持续了3年,但效果并不理想。2017年1月份,印尼放松了相关禁令,允许冶炼厂出口镍含量不足1.7%的富余低品位镍矿石,但要在5年内完成冶炼项目建设,并有30%的镍矿用于国内生产使用,其余低品位的镍矿可以出口。

          根据2017年的矿业开采法规,印尼计划于2022年1月12日开始暂停未加工矿石出口。2019年,印尼两次宣布提前对镍矿的出口禁令,将原定于2022年实施的出口禁令提前至2020年1月实施。

          2020年8月,佐科说,印尼是拥有全球镍资源量最大的国家,印尼将来有望成为全球锂电池生产大国之一,将在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占据优势地位。镍是重要的矿产资源,可加工为镍铁后产出不锈钢,也是新能源汽车的电池三元材料,凭借这一资本,印尼能够恢复经济,创造就业机会,尽量减少化石燃料。

          同年11月,印尼政府将下游镍产业列入国家战略项目(PSN)之一。印尼海事部投资与采矿协调助理副部长图巴古斯·努格拉哈表示,政府提供了各种许可设施,包括印尼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根据法律法规规定具有授权的许可设施。

          四类企业在印尼布局镍资源

          由于印尼政府坚定走依托镍资源优势,目的是整合锂电池行业的上中下游,走产业化升级的道路,因此吸引了矿业企业、材料企业和电池企业纷至沓来,在印尼布局,力图掌控镍资源。目前,在印尼布局镍资源的主要有四类企业,第一类是手握资源的印尼本土企业,第二类是长期扎根的西方矿业企业,第三类是迅速崛起的中资企业,第四类是不甘落后的韩国企业(详情见表)。

          政府力推印尼镍矿下游产业发展

          下表所列的镍产业相关产业在印尼落地生根,主要是佐科大力推动所致。佐科认为,长期以来印尼一直在出售原材料,导致该国提高出口收入和扩大制造业就业的机会被褫夺。停止原材料出口和吸引下游产业投资的努力,将改善印尼的贸易和经常账户盈余。在佐科第一个总统任期内,他签署了法令,为该国电动汽车产业发展提供政策支持。印尼政府将电动汽车作为优先发展产业,并出台相关政策。目前,电动化已经成为全球汽车产业的“主升浪”之一,印尼同样希望跟上这个潮流,抓住这一机遇。

          在当前阶段,各国电动汽车产业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的还是政府支持,印尼政府显然明白这一道理。印尼政府出台的政策包含了一系列激励措施,其一,降低汽车制造商的设备及材料进口关税,降低消费者的奢侈品税等,以此促进电动汽车的生产和消费。其二,向电池生产商和汽车制造商提供减税政策,并与其他电动汽车需求量高的国家签订优惠关税协议。其三,完成了豪华汽车征税计划的修订工作,以鼓励生产碳排放量较低的汽车,同时提高了传统燃油车的拥车成本。其四,印尼全国各地市政当局也出台了更多激励措施,例如电动汽车免收停车费和其他行政费用等,以进一步鼓励私人消费者和公共交通运营机构使用电动汽车。

          印尼政府致力于在国内建立完整的镍供应链产业链,大力发展镍矿加工及深加工产业的目的在于以下几点,其一,增强民族工业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力并增加镍商品附加值。印尼拥有丰富的用于生产电动汽车电池的相关资源,有利于制造出成本低、竞争力强的电动汽车。就像佐科曾经表示的那样,印尼拥有原材料优势,可以生产相对来说不那么昂贵的电动汽车,从而形成更具优势的产业链,但是形成这样一个行业不是一两年能办到的,因此必须同时培育、形成一个新的细分市场。

          其二,争取成为东南亚地区的电动汽车制造中心,印尼计划于2022年开始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到2025年使电动汽车产量占全国汽车总产量的20%。作为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印尼已经连续7年成为东盟地区第一大汽车市场。

          其三,通过各种激励政策将各国企业吸引到该国投资,打造新产业的同时降低对进口石油的依赖。

          其四,通过发展电动汽车来应对该国大城市的空气污染问题。而对于外国汽车制造商和电池生产商来说,印尼政局稳定,既有丰富的资源,又可以提供优惠投资政策,还是潜力巨大的市场,印尼人口约为2.68亿人(2021年2月数据),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通过印尼还可以进一步辐射到广阔的东南亚市场,自然乐于前来投资。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各取所需,从而达到互利共赢的效果。

          印尼力推电动汽车产业的底气之一在于其丰富的矿产资源。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的关键在于动力电池及生产动力电池所需的相关原材料,而印尼作为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一直寻求在供应红土镍矿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下游产业。根据相关数据,全球镍资源储量十分丰富,镍矿可分为红土镍矿和硫化镍矿。红土镍矿通常用于锂电池的生产,在2014年印尼禁止红土镍矿出口之前,曾经大量出口红土镍矿,甚至出现过度开采现象;2013年达到出口量顶峰,超过6000万吨;2014-2016年则几乎没有出口;2017年放开出口,但是有出口配额限制;2020年1月,印尼提前实施出口禁令就是为了全力发展下游相关产业。

          良好投资环境促进印尼矿业行业发展

          佐科在2014年首次担任印尼总统后,陆续提出新的施政目标和新的经济政策。新的经济政策中有利于矿业投资的政策包括:第一,简化程序,改善投资环境。佐科就任总统以来,一直强调要打造亲商型政府,解决投资难题,建立了吸引投资的一站式服务体系,切实解决了商业许可证发放缓慢等问题。其成效显著,印尼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指数中的排名,从2014年的第120位提高到2020年的第73位。

          第二,加大基础设施建设,降低物流成本。印尼制定了在印尼各地修建高速公路的大胆计划,从西部的亚齐到东部的巴布亚。印尼还在苏门答腊岛规划了一条长达2000公里的铁路,将北部的班达亚齐和南部的楠榜连接起来。其他拟议修建的项目还包括一条横跨苏拉威西岛的1000公里铁路,以及在加里曼丹建设长途铁路线的计划。同时,雅加达地铁网络在迅速发展,缓解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交通拥堵。在爪哇岛,从2015年至2018年间修建了超过700公里的收费公路(包括跨爪哇岛的收费公路),鉴于爪哇岛过去10年只修建了220公里的道路,人们曾经认为不可能完成这项壮举。

          第三,大力建设工业园区,振兴制造业。据印尼工业部发布的工业区经营许可证和工业区扩展许可证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末,印尼政府共计批准建立131个工业园区,包含今年新增并已运营的Tanjung Enim工业区。此外,仍有数个工业园区正在建设和申请许可证。在印尼,企业入驻工业园区享受以下优势:其一,基础设施完善。其二,无需施工许可证。其三,更容易合法化。其四,享受税收优惠。上文中的外资投资印尼镍下游产业的企业多数就设在印尼各地的工业园内。

          第四,维持原矿出口禁令,简化矿业部门许可程序。简化采矿业许可程序,以促进矿业领域投资。维持原矿出口禁令虽然期间经历了曲折变故,但是最终还是得到了执行,实属不易。

          从实际效果,上述一系列措施极大促进了外商在印尼包括矿业行业在内的投资,这也是印尼镍矿下游产业蓬勃发展的根本原因。笔者注意到,每有包括矿业行业在内的大型外国投资项目在印尼落地,举行开工仪式的时候,佐科都会亲自出席,以示重视,并宣讲印尼的外商投资政策,描绘勾画未来印尼经济发展前景,其他一众印尼官员更是在各种国际场合大力招商引资,各国投资者以此可以切实感受到印尼政府真心对外资持欢迎态度,这些细节都在潜移默化中为吸引外国投资起到了促进作用。近年来,印尼作为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和世界新兴市场经济体之一,其地位不断提升,已然成为全球经济中具有成本效益和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主要国家之一。

          未来五年印尼有望在国际矿业行业占据重要地位

          2019年10月,佐科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宣誓就职,正式开始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在就职演讲中,佐科表示,希望到2045年印尼独立100周年时,印尼可以摆脱中产收入陷阱,成为一个人均年收入达到2.25万美元的发达国家。提高出口商品附加值以及同时扩大就业机会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重要方式,这也是印尼政府孜孜以求的,而提高矿业产品附加值并扩大就业正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在禁止镍矿出口之后,印尼镍相关加工产品出口额大幅增长。为此,印尼政府计划进一步扩大到其他矿种。2021年11月末,佐科表示,印尼可能会在2024年停止锡出口,他还重申可能会在2022年停止出口铝土矿,并在2023年停止出口铜矿石。

          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显示,印尼镍储量和产量位居世界第一,锡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17%,居世界第二,其产量也是如此。铝土矿的储量和产量在世界排名第六。铜储量居世界第七位,而其产量居世界第十二位。印尼甚至还有存在巨大发展潜力的稀土金属和锂,但由于不具备分离和提纯的技术,尚且无法生产这两种商品。考虑到上述矿物商品的储量和生产量位居世界前十,印尼政府已经定下指标,计划继续通过吸引外部投资来提高矿产资源的附加值,据估算,投资额可能达到212亿美元之巨。目前,印尼拥有19座现有的冶炼厂,其中13座是镍冶炼厂。政府已经计划兴建17座新的冶炼厂,投资额达80亿美元,未来镍冶炼厂一共将达到30座。政府计划,2023年在印尼运营53座冶炼厂。有理由相信,印尼矿业行业走深加工、提高产品附加值道路的发展势头已不可逆转。

          笔者认为,在印尼政府持续不懈的推动下,其矿业行业将逐步发展壮大,保守估计,未来5年,印尼有望在国际矿业行业占据重要地位,存在跻身国际主要矿业国家行列的可能,全球矿业格局也将因此得以重塑。

    \\\